三生缘刻定(5)

2020-08-01分享


(9)自从搬到金城浩那去才真知道,什么叫自作孽不可活。给他端水拿拖鞋就算了,他居然好心情给我安排很多课,特...《三生缘刻定(5)

(9)

自从搬到金城浩那去才真知道,什么叫自作孽不可活。

给他端水拿拖鞋就算了,他居然好心情给我安排很多课,特别是学法语,学什么法语嘛?我可没那么浪漫,想着有朝一日去法国晒太阳。当然,我还是会小小幻想一下,可是这个代价是要学会法语,那么我宁可在中国晒太阳。

金城浩听完我的【长篇大论】,咬牙切齿,恨铁不成钢,用手指戳着我脑袋,“我真怀疑你脑袋生锈了,学个法语很难吗?还有你差的要命的英文,必须统统给我过关。我可不想我某位朋友来访,你需要点头哈腰做肢体语言,会很没面子。”

说来说去,最终转到他的面子,他的面子固然天大,难学就是难学嘛,他以为谁都可以和他一样,信手拈来不费力气,我也想来着,我也想叽里呱啦轻松和老外谈笑风生,可是,这毕竟不是想都会的事啊。

“不学,打死也不学。”我急得直跺脚,这人什么事都认真,认定的事撞破南墙也要做,不反抗就死定了,以后说话的权利都没有了,干脆脖子一硬眼睛一闭,“要头一颗,要命一条,尽管拿去吧,反正不学就是不学!”

愣了半响也没反应,我偷偷的半睁开眼睛看他一眼,他直愣愣看着我,我吓得立马闭上了眼睛,大气儿也不敢出,他伸手摸摸我头发又摸摸我脸,用两只手扒开我眼睛,拿食指反复敲我额头,心定气闲的开口,“反抗无效。”

就这样,我掉进了无边无际的学习中,忙完了学校的国际贸易学忙他的“叽里呱啦”,忙的像个小陀螺,我以前的生活啊,还真个是天堂。其实学习不怕,怕的是金城浩老习惯用英语和法语同我对话。可恶的家伙,我的专业,他比我还熟,经济学唬不到他,他还经常出题刁难我。

好不容易金城浩心血来潮,带我上街逛逛,非但没逛出好心情,还把自己伤的一塌糊涂。

原本是高高兴兴,他叽里咕噜的英语也亲切,我还准备敲诈金城浩带我去看场电影,偏偏买票的时候,碰上了冤家。

没错,这冤家就是陈明翰。

他和黄毛女孩也在买票,我首先看到了他们,拉拉金城浩的衣袖,“喂,我有点饿了,我们去吃饭吧,下次来看电影。”估计我脸很苍白,所以金城浩拿手摸摸我额头,好脾气的应道,“行,想吃什么?”

他就是这样,坏的时候坏的要命,好的时候好的要命,这一瞬间我又被他感动了,我感激的看着他,“谢谢你啊,哥。”

他稀奇的看我一眼,刮刮我鼻子,牵起了我手,“听你叫我哥还是很难的,只有两种情况,一个是被我气了,一个是被我感动了。看来,被我感动了呀。”

真是臭屁!

突然惊觉有人伸手拉我,回过头是黄头发女孩,她像见到久别重逢的老友一样,“呀,真是你呀!”她上上下下的打量我,看的我心里发毛,又想给她一巴掌。

我努力控制情绪,尽量做到面无表情,“你好。”

“这是?”她好奇的看着金成浩,眼光定格在了金城浩牵我的手上。

“我男朋友。”我突地握紧了金城浩的手,千万不要出卖我呀,我不过是想早点打发她而已。

“你这速度可真够快的。”陈明翰语气不屑,不拿正眼瞧我,看着都来气。我呵呵一笑,搞笑,指鼻子上脸了,不慌不忙的抢白他,“再快也没您快啊。”

陈明翰一脸苍白,黄头发女孩立马站了出来,“没看出来,你还有两刷子,居然钓了个砖石王老五。”

恩,好眼力,一眼就看出了金城浩是个钻石王老五。

“这应该多谢你。”我突然巧笑言兮,“不是你,我怎么能有这个机会了?”我挽着金城浩的胳膊笑嘻嘻的,“谢谢啊,也祝你们两个幸幸福福。不过,容我多说一句”,我目不转睛的看着陈明翰一字一顿,“习惯毕竟是习惯,一时是改不掉的。”我眼梢扫到黄头发女孩身上,“有我的昨天就有你的明天,自己多提防点的好。”

“你……”黄头发女孩跳起来指着我鼻子跟我急,“顾婉葵你算个什么东西?”

“你又是个什么东西?你不是个东西!”我快速碎她,冷眼看他们,当初我真是瞎了眼,居然看上陈明翰这个大孬种。

陈明翰拉起黄头发女孩好言相劝,“圆圆,咱不跟她计较,我们走。”复又一脸怒相的看着我,“顾婉葵,我希望我们井水不犯河水,多年的交情,分道扬镳也不必撕破脸。”

圆圆?圆圆?

得了便宜还卖乖!

不由的怒气上冲,怒极反笑,“我倒是想井水不犯河水,也不知道谁先吃多了没事干?不熟打什么招呼?”

“你!”陈明翰拿手指我,沉默已久的金城浩突然开了金口,冷冰冰看着陈明翰,语气不容置疑,“把你手拿开。”

一把圈住了我肩膀,语气温柔的可以掐出水,“宝贝,我们回家。”我一身鸡皮疙瘩的被他带走了,暧昧高手啊。

我低着头坐在副驾上,反反复复的想想又想,深呼吸几口终于说了出来,“他是我前男友,被你撞上的那晚我们分手了,原因是他身边的女孩,你已经看到了。”

“恩。”算是给我个回应。

我觉得我应该说点什么,才能掩饰我的慌张与不在乎,“我们初中认识的,高中在一起的,我真的很喜欢他,我以为我们会一直走下去,到老。”

圆圆?

泪滴滴答答的落下,心底一片痛楚莫名,我还是些许忘不掉他。哪有那么容易抽身,说不爱了就不爱了,毕竟曾经的所有付出都是真的呀,真真儿的把心都掏给了他。

孬不孬,是他就好,爱了就是爱了!

我摸着眼泪,破罐子破摔,“你笑我吧,反正丑也出了,被人也甩了,所有的坏事都被我抢先了。”

“恩。”

我恍然想起了什么,某人面子最大啊,今天在广众之下居然像个泼妇,也顾不上自己的小情绪了,忙着道歉,“对不起啊,给你丢脸了。”

“想吃什么?”他突地多说了几个字。

我脱口而出,“没胃口,什么都不想吃。”咦,怎么转了话题?

“好事!”他开怀,“看来我少费点事了,我想想,做什么呢?”他略作沉思状,“糖醋排骨?咖喱牛肉饭?”他碎碎叨叨,自言自语,“算了算了,简单点好,反正只是我一人吃,来个鸡蛋火腿牛肉卷饼,瘦肉小米粥,一份奶油番茄汤。”

这还简单?等等,他下厨?

我讨好,“哥,我给你打下手吧。”

“不用不用。”他好言安慰,“你情伤正浓,我明白你没心情做事,更没心情吃饭,我也不是特不通情达理的哥哥,刚才装你男朋友不是挺好嘛。”想起他叫【宝贝】,我脸没来由的一红。他腾出一只手拍拍我肩膀,“没事,你呀,回去洗洗就睡,捂在被子里好好哭一场,准你一天假,好好养伤,很快就好的。”真像个老好人。

什么人嘛?不给别人台阶下!

“金城浩!”我丹田运气,虎视眈眈看着他,“欺人太甚了,我就是饿了,我就是想吃饭,怎么呢?”

“给我打下手呗。”他笑,拐个弯直接去了超市。

我谄媚,“你真好!”

“来!”我正在剥大蒜的时候,金城浩拿着把锅铲冲我挥挥手,把围裙递给了我,弯下脑袋,“给我系上。”

我没来由心头一热,老夫老妻的感觉。

“发什么愣?”他拿着锅铲凶我,“快给我系上。”我依言给他系上,穿上围裙的他,还真有点居家好男人的风范。

我趴在厨房门口悄悄看他,这个男人,真是好看的要命,做饭这么迷人,老天啊,你把我安排在这么优秀的男人身边,你就不怕我熊心豹子胆么?

他突然转过头,“不要发傻了,过去的事多忘了吧。”他以为我还在伤心还在想陈明翰么?

“你还有我,以后都有我。”吧唧,天上掉下来一块馅饼,正砸在我头上吧?!一圈星星围着我猛转,我听着他的【你还有我,以后都有我】,晕陶陶云里雾里,幸福来得太突然了吧,他这是在告白么?

我眩惑的看着他,不敢相信的问,“金城浩你说的是真的吗?” 要知道,这个男人真的太优秀了,跟了他,【瓶瓶罐罐】不用自己操心了吧,芦荟她们的都不用操心了。还可以偶尔的享受女王待遇,他做个饭吧,免费厨师耶。

不管了不管了,管它是小葵还是小花的哥哥。

“是真的。”他也眩惑的看着我,“你本就卖给我做30年保姆,你今天掉了我面子,补加10年。”

欧麦高的!星星也没有了,眩惑也没有,有的是他得逞而无耻的脸,我哀怨的看着他,为什么世界上有如此无耻而不知羞的人了?他没有一点儿脸红耶。我恨不能扇自己一耳光,我又被他美色迷惑了。

“看什么看?!看也要加补十年。”他递给我碗碟,“摆上,尝尝我大厨的手艺。”

大厨的手艺确实不错,想着可恶的十年,高兴了还是不高兴了?留在他身边固然好,可是为什么是保姆了?我不会以后要伺候他妻子,伺候他孩子,孩子的孩子吧?

他拿手敲我头,“吃饭发什么呆,刷碗去。”毫不客气将围裙套在了我身上,系围裙的瞬间,俯在我耳边吐气如兰,“在我这你很痛苦?”本来就很痛苦好吧,你个虐人狂!回过头撇他的一瞬间,目如寒星,我吓得把半截话咽了下去,拼命摇头,“挺好的挺好的!”

我哀怨的洗着碗,我怎么就这么惨了?失恋了不说,居然还稀里糊涂把自己卖了,哎……

我全心全意沉浸在自己小情绪,在当时丝毫没注意有个大色狼正窥视着我,他很纠结,我到底是喜欢他了还是不喜欢他了?还在纠结那小子吗?为什么我一会儿很开心一会儿很痛苦,他被我整的莫名其妙,也跟着叹气,哎……

我猛地回过头,他看着我,我疑糊了,“你叹什么气?”

他没来由的拿起干毛巾擦擦我手,拥我入怀,“别动,我好累。”我一动不动的由他抱着,心底情绪泛滥,原来,这么强大的人也有累的时候。

他今晚很疯狂额,没来由的老喜欢抱我,他把我抱膝盖上教我学法语,这样一来我更学不进去,老男人是要整哪出?

他看着我,“教你一句骂人的?”

“好啊好啊!”我忙不迭的点头,终于肯因材施教,找到我喜欢的口味了,我一定不辜负您老人家,学会了有事没事偷偷骂你。

“听好了。”他正色,“あいしてる!”(日语我爱你)

“阿姨--西的路!”我努力模仿。

“对,あいしてる!”他重复。“记好了,是混蛋的意思,不要随便拿出来骂人,骂了别人也听不懂,骂骂我还差不多。”

“阿姨西的路,阿姨西的路……”我反复,还摸摸他头发,他居然没反应(汗,应该是我没反应才对!),“放心了放心了,我不会随便骂人的,除非……”我笑的阴险,转转眼睛,“某人把我惹毛了。”

我爱你!

我爱你!

对,我爱你!

我爱你我爱你我爱你……

现在想想,那真是一段奇怪的对话,他当时怎么不笑了?

“恩。”他很镇静,“只要你乖乖的,我每天教你一句。”我欢呼雀跃,这个办法实在太好了,这样学才有点意思嘛,“万岁万岁万万岁!”

(10)

稀里糊涂迎来了我20岁的生日。往年,我都开心的要命,因为这不仅是我生日,还是团圆日,超市老早就卖起了月饼,到处热热闹闹的。

今年的我,心头压着一个不为人知的秘密,20年前的今天,该是一个多么悲痛的日子,这是金小葵和爸爸的祭日啊!

法学系男生举行了大型节目,相亲对对碰,邀请各个系甚至是各个学校的单生男女玩游戏,游戏最大奖是一箱月饼,其实是碰见一个对眼的人。

我头天晚上请大家伙唱了歌,第二天一早便赶了回去,陪爸爸妈妈过了节日,继而又赶到了金成浩家,我要陪他们一起去金家村。

金家村美丽如昨,绿树阴阴,各种果实挂满枝头,青涩或成熟,什么都未变,变得是,房屋后边,赫然三座坟墓。

“婶儿的是衣冠冢,因为当时我们没有发现婶儿。”金成浩很凝重,“待会我亲手撤了。”

“别,一家人守在一起挺好的,我想妈妈也是愿意的。”

我扑通一声跪了下来,泪水涟涟,爸爸,女儿来看你来了。金成浩也跪在身边,大妈大伯妈妈都戚戚然站在后边,往事一幕幕,怎能让人不心痛?

妈妈突然一把拉起了我,连声叫着,“小葵不怕小葵不怕,有妈妈。”然后飞快的拉起我跑,她头很痛,痛的不行,刚开始用手捶,捶着捶着就去撞树,我只好拼命的挡着,她居然力大无比,把我抵在树上撞的七荤八素,突地看见金成浩,一把抓过他,“治国治国,车在翻……”金成浩劈手把妈妈打晕。

金志国是我爸爸,伯伯叫金志民。

这个突入其来的变化,吓得我们所有人魂飞魄散,我抵着树直接滑坐在地上,眼泪扑簌,她是不是一想起什么就头痛,一头痛就不管不顾的撞?太痛了,干脆失忆了?

金成浩心疼的捞起我,紧紧抱着,“乖,有我。”

1

“我知道我知道。”一滴清凉的东西滴入我脖子,“我知道你也很痛,刚才我吓死了,你知道我有多心疼吗?”

他哭了?这一滴眼泪把我自己的情绪也哭淡了,我说你没事吧?他满不在乎的抱着我在我脸上蹭蹭。一拍我的头,像个没事人一样,牵着我的手,走了,直接把我塞进了车,也跟着后面坐了上来。

“爸,我们先去医院,然后直接回去。”

我目瞪口呆的看着他这一系列动作,他怎么不去当演员?

还好只是受了些刺激,并无大碍,此地不宜久留,我们连夜的飞机赶了回去。

这一趟的金家村探访,给我的感觉是来也匆匆去也匆匆,什么也没来的及。

世界唯一不变的就是在变吧。

瞧,日子滑行的多块,日渐愈冷,明天就是平安夜,我搓着手和金成浩并肩行走在购物街上,他今天出了奇的打车学校接我,完全不是他风格呀,广场中央已“种”下一棵圣诞树,挂了好多的星星,五颜六色的灯管漂亮极了,我嚷着金成浩给我照相。

金成浩不情不愿的当着“摄影师”,我眼尖的抓住一对也在拍照的情侣,我讨好的说,我给你们拍,待会你们帮我们拍,他们很乐意的同意了。

我拽着金成浩和我一起拍照,我傻傻的挽着他,举着剪刀手,笑的像个傻妞儿。金成浩无语的看着我,“傻不啦叽的,照相也不会,跟着我摆姿势。”

然后他一转,从后面拦腰一抱,把头搁在了我肩上,“把你手张开,笑一个!”

卡擦!

“把手举过头顶,我们摆个心。”

卡擦!

“对面这我站着,把你脚踢起来,双手叉腰,嘴巴鼓起来表情可爱点儿!”说着他笑着用脚抵住了我脚,双手张开欲飞,对我笑的灿烂无比。

好多人围了过来,拿着手机不断给我们照相,金成浩不断的指挥着,我也配合的更加默契更加自然,不断听到有人发出惊叹,“哇,好帅哦!”(这是把我自动忽略掉了么?!)也听到女孩子埋怨自己的男朋友,“你看人家男朋友多好啊,你就没这个心,你怎么那么笨啊!”

金成浩眼神迷离的向我走来,一只手猛的把我一抱顺带着拉倒他胸前,他用食指挑起了我下巴,我咬着嘴唇看着他,他这是什么节奏?他慢慢的俯下身来,他这是要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吻我么?算了,豁出去了,不就是当众接个吻嘛,我仰起头闭上了眼睛迎了上去,周围一片叫好。

他拍我头,“照好了!”我吞着口水看着他,妈妈的,又戏弄本姑娘!他戏谑的看着我,“怎么?你是希望发生点什么?”

“呸!”我推开他,“鬼才有想法!”走过去对给我们拍照的情侣连声儿道谢,女孩笑的很好看,摆摆手,“不用客气,你男朋友真帅!”他男朋友一脸黑黢黢的拉着她走了。

远离危险物的节奏!为什么所有人都觉得金成浩很帅了?一侧眸,他居然目不转睛的看着我,我对他挥挥拳头,“看什么看?再看收费!”

他温柔一笑,把我拉拢,“多少钱啊?”“恩?”我仰头看天空,多少钱才能威胁他呢?他突地抱住了我头,吧唧在我额头一吻,我目光呆滞的看着他,这又是什么节奏?喂,小子,不要这么随性好吧?!他拉着我手把钱包直接放在了我手上,“都给你了!”

我眼睛转了两转,深呼吸一口,丫的,老这样欺负我!

“走,陪我卖东西去!”我拽着他,不把他钱花完誓不罢休。他笑的很开心,“节省点节省点,里面只有一个钢蹦。”

我吃惊的扒开钱包一看,真就只有一个钢蹦,我拿着钢G对他气鼓鼓凶到,“刷卡!”他可怜巴巴的,“没带卡,我准备吃你软饭!”

鬼才相信,他什么都不带?事实证明,他真的什么都没带,我怎么这么倒霉啊!不仅不能花他个痛快,他偏偏还一路这个我要吃那个我要吃,还要了一串棉花糖!

我真是恨死他了,我白花花的银子啊,突地眼前一亮,前面好热闹,我奋不顾身的挤过去,原来是老坛酸菜举行歌唱比赛,冠军可以获得一箱加一包的方便面,还有一百大洋。

这么好的事,当然不能错过,我怂恿金成浩,“你去参加吧,秒杀他们,把一百大洋给我捧回来。”

“想的美!”他嘴巴撇撇。

“拜托拜托!”我对他作揖,“你就去吧!”

“要去你自己去!”他抱着手藐视这我,我心一横,“去就去,谁怕谁!”冲着去报了名,5号选手,突然就有些紧张,我这是干嘛吗?又不是KTV熟人一起K歌,这是比赛啊。偏偏金成浩带着一脸的看好戏,气死我了!

不管那么多了,随便唱吧,报了曲目《天上人间会相逢》,这是我最爱的一首歌,唱的还算应心得手,一轮一轮逐渐的淘汰,再来一首《对着天空说爱你》,估计突然换了个调调,居然分数跃居第二,比赛淘汰的只剩下孤零零的三个人。

主持人热情洋溢的发话,“我们的比赛越来越激烈,我们的心也越来越激动,最后我们有一场别开生面的比赛,那就是我身边剩下的这三位选手,自己在我们的观众席里面挑选一个人,由选手和他挑选的人合唱一首,再让挑选的人单独唱一首,我们总计评分,最后选出冠军。”主持人看向我们三个,“这个人可以是熟人也可以是陌生人,你们自己去挑。” 主持人又面向观众,“当然了,我们观众自荐也可以,大家踊跃参加!”

一席话,挑起了大家所有的热情,都争先恐后的举着手,我站在台上凄楚的看着金成浩,不断念经,上来吧,上来吧,现在真的需要你……

“5号选手5号选手,看着里!”我猛地回过神来,观众席的一个男生拿着话筒,“嗨,美女,你终于看到我了。”周围一阵儿哄笑,他到大大方方,声音洪亮,“你好,自我介绍一下,我叫付大海,是H大地质学系大二学生,我可以陪你参赛吗?”

H大?H大的都是我仇人!

一看身边,周围两个选手都已经选好了,已经下去准备歌曲去了,只有我还杵在台上,真是尬尴死了。算了,反正也指望不上金成浩。我犹豫两秒,对着付大海点点头,他欣喜若狂的对着话筒喊了一句,“谢谢!谢谢美女给我机会!”一个鞠躬,又是一阵哄笑。他对我做了个手势,示意我下台,他也走出了观众席。

主持人清清嗓子,“现在,我们的选手都已经选好自己的队……”金成浩不知从哪窜了出来,把我拉回了舞台站正,给主持人做了个停的动作,要了话筒,拍两下,“不好意思各位,冒昧打扰一下,首先给……”歪着头看我一下,“叫什么名字?”“谁?”“那个男生?”“付大海。”

“首先要给付大海同学说声谢谢。”他很真诚的鞠一躬,“真是不好意思,刚刚有点事,我是5号选手的男朋友,我希望这个比赛由我陪她完成。付大海,你愿意把这个机会让给我吗?”

干吗干吗!!你这是在给自己制造效果么?

付大海脸上一愣,很大度的挥挥手,笑道,“哎呦,美女有男朋友了!既然如此,我不好夺人所爱了。”大方的回到了观众席上。

这个付大海,值得认识认识!!

“你来干吗?我求你的时候你不来,不求你偏偏送上来,你干脆在下面看好戏得了!”我瞪金成浩。

“看别人陪你唱歌,还是我自己来好了。”他倒是优雅的靠在架子上,“我们唱什么?”好多星星眼飘过来 ̄ ̄

对呀,我们唱什么?我走来走去,走来走去,唱什么好了?

“你会唱《红尘情歌》吗?”他突地拉住了我。

“这个我会!”我有些激动,金典老歌啊,这个好!“不好意思啊,小瞧你了!”他吐气迷雾,我一拳打在他肚子上,看你再小瞧我!

从来没一起唱过歌,在台下转来转去也没一起尝试一下,就这样赶鸭子上架了,他一开唱就喝的满堂彩,他深情看着我,一边唱一边拉起了我手,“轰轰烈烈的曾经相爱过。”我也不由的被他带动,回望着他,“卿卿我我变成了传说……”

【大声说我爱你/把你放在心里/在心里永远有个你/这首歌我要送给你】,一首唱完,掌声如潮,好多都站了起来,大声吼道,“5号选手!5号选手!”

主持人好不容易安静了人群,金成浩一曲莎拉布莱曼的《ScarboroughFair》,征服了所有观众,他居然这么会唱歌,还会唱这么好听的英文歌?

这给我太大震撼了,他几乎什么都会,优秀的太可怕了!毫无悬念我们拿了冠军,我被请到了台上与金成浩并肩站在一起,金成浩扣住了我的手,微笑着接受所有人的欢呼与拍照。

主持人感叹,“太好听了太好听了,大家说好不好听?”好听!“恭喜5号选手,获得了老坛酸菜歌唱冠军,但是,现在奖品不能发给你们,再给我们唱一首吧!”

“唱一首唱一首!”一波接一波的呼喊。

“《小酒窝》?”金成浩俯在我耳边说,这是刚出来的新歌,这些天我一直在听来着。我点头,我们又唱了一首《小酒窝》,场面无比的热闹,好多人站起来跟着我们一起唱,付大海跑上台给我送了一颗超大的棒棒糖,好几个女生给金成浩送了老坛酸菜,荧光棒之类的。

今天的公交太挤了,金成浩面部扭曲的抱着一箱面和我一起挤在“罐头”里面,摇啊晃啊终于回家了,看来他很久没挤过公交了。

“你明天可以送我个苹果吗?”我坐在毛毯上问金成浩。

“你给我送一个吧。”他喝着热茶毫不客气,“我都帮你赢了大奖。”“我八你二!”“我的出现才是高潮!”他语气懒懒。“那我们明天一起去发苹果吧,我要给我所认识的人每人一个苹果。”“首当其冲第一个!”他指着自己。“我明天不回家,我要留在学校,和芦荟她们玩,一起守夜。”“明天我们去发苹果!”

绕来绕去又绕回去了。


Tag:三生 , 缘刻定

| 关于我们 | 联系方式 | 网站帮助 | 网站地图 | 免责声明 | 版权声明 | 建议留言 |